性教育该不该走进中小学生课堂?

发布时间:07-29

 

  (原标题:尺度大、导向错?这部性教育读本“太难了”)

  “我是哪儿来的?”

  你有没有这样问过自己的父母?你的孩子有没有这样问过你?

  “垃圾堆里捡的”、“充话费送的”、“胳肢窝里掏出来的”、“石头缝里蹦出来的”……这是大多数中国家长敷衍这个问题的说辞。

  性教育,一直是一个敏感话题。由于普及程度不高,很多人在谈及相关话题的时候总是遮遮掩掩,“谈性色变”。

  所以,当它走进校园,走进小学生课堂的时候,总会引起争议和讨论。

资料图:广西柳州文惠小学在男厕所悬挂的性知识绘本 黄威铭 摄

资料图:广西柳州文惠小学在男厕所悬挂的性知识绘本 黄威铭 摄

  争议:儿童性教育读本该不该宣扬“丁克”理念

  近日,一则和“儿童性教育”有关的微博引起了网友热议。

  有网友晒出图片并发布微博称,由北京师范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教授刘文利编著的《珍爱生命—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一书中,有向小学生宣扬“不要孩子也很快乐”、宣扬“丁克家庭”的内容,质疑该内容的合理性以及该系列读本的发布是否得当。

性教育该不该走进中小学生课堂?

争议读本截图

争议读本截图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,网友们就这个话题纷纷各抒己见,争论逐渐呈现两极分化。

  一部分人认为,这是在给孩子灌输以后不要小孩的想法,教材中不应该出现这类内容,这与国家的人口政策背道而驰 。

性教育该不该走进中小学生课堂?

 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,这是正确的、多元的价值观,能让孩子明白,自己有选择生活的自由,成年人有权利决定是否成为父母 。

性教育该不该走进中小学生课堂?

  对此,读本的编写组,即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在其官方微博回应称:“拒绝闭眼黑,我们提倡全面性教育 ”。

  课题组表示,《珍爱生命—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(六年级上册)共分三个单元,分别介绍“家庭与朋友”、“生活与技能”、“性别与权利”。在“家庭与朋友”单元,有“认识婚姻”和“养育子女”两个主题。

  “大多数人通过婚姻组建家庭、延续爱情、建立美好生活、繁衍后代、享受天伦之乐……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保护男女恋爱自由,婚姻自由,任何人不得干涉。当然,也有的人选择不结婚,自己一个人生活。”

  “在我国,男女双方结婚后,会考虑是否生育孩子。有些人选择不生育子女,更喜欢两个人生活。而大多数人最终会选择生育子女,承担起养育子女的责任。”

图为重庆莱茵幼儿园进行的一场特殊亲子课 孟幻 摄

图为重庆莱茵幼儿园进行的一场特殊亲子课 孟幻 摄

  此前争议:尺度大、宣扬同性恋?

  网友的讨论第三次把《珍爱生命—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置于舆论场中。

  该系列读本,由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文利编著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,为满足小学生性教育的需求而创作。全系列共12册,读者对象为6—12岁的小学一年级到六年学生。

  “尺度大”、“宣扬同性恋”、“宣扬丁克家庭”……读本已经三度引起争议,每次的争议点都不同。

  2017年2月底,杭州一位小学生家长的吐槽第一次将它引入公众视线。家长称学校发放的《珍爱生命—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尺度太大,并晒出含有“男女生殖器官相关介绍”。在争议声中,涉事小学收回了读本,但也表示,性教育课程在中小学开展很有必要 ,将来会在合适时机继续推进相关课程。

  2019年1月,网上又出现针对这套读本的争议,有自媒体文章指责它“宣扬同性恋”。在种种压力下,读本从各大实体书店和电商平台下架,重新修订。

  刘文利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近日争议中网友晒出的读本截图,为《珍爱生命—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六年级上册,2016年4月第一版读本内容,该版读本经过了6次印刷。而受此前风波的影响,目前这套读本仍在修订中,暂无任何渠道售卖 。